春节往事

日更确实是个挑战,不是写的过程而是要写的内容,脑子里闪现过春节这个主题的时候,其实是不是犹豫到大年三十还是初一来写。不过一旦一个主题闯进印象,那弥漫的情绪和点滴回忆如潮涌来,欲罢不能,那就先把今天的任务完成,三十和初一写什么,等当时的灵光乍现吧。

遗憾的事,能想起来的关于过年的记忆往往是童年往事和青春印记,由于来深圳后近10年没有再回老家,关于春节的记忆就略显平淡无奇,也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很羡慕那些依然可已装满欢乐和童真,回老家畅快过年的人们,我却始终过于平静的游离于那种充斥感情的情景之外,确实有些悲哀。

非常怀念童年的那段时光,蒸馍,白面馒头和自酿豆沙馅馒头,往往要蒸上一天,一大早开始糊豆馅,红豆、红薯在一起,在大锅里煮,我往往是烧锅的那个,寒冬腊月窝在厨房里望着锅底噼里啪啦的火光,挖上半碗糊好的豆馅美滋滋的。一般和面和团馍的时候,姑姑、婶子、大娘们时有帮忙,每家商量好的,今天你家明天我家,边家长里短的闲聊,边蒸馍,欢乐融融的气氛想着都那么的温暖。

煮肉是我最爱的日子,我的任务依然是烧锅,看着烟雾缭绕的大块肉在国内翻腾,散溢出来的肉香,忍不住会直吞口水,那些年,老爸会经常买小半个猪腿回来,瘦肉用来包饺子炸酥肉,五花肉煮好要做腐乳卤肉,说实话,这么多年,这么多的煮肉做法,最好吃的和最想念的依然是老爸的腐乳卤肉。骨头上剩的肉是煮肉那天可以大快朵颐的,那美味想起来现在依然会流口水。肉汤在河南零下的天气中会呈现皮冻的状态,凉调起来吃,很有快感。

炸这道工序,差不多也要一天,炸丸子、酥肉、馍丸、普通的丸子会有萝卜,馍丸需要把馒头泡粉和粉条一起加工,酥肉是肉丝在面里混合后炸出来,在白菜粉条烩菜的时候,我最喜欢吃的首当其冲是酥肉,其次是馍丸,丸子最好是和丸子汤,香菜、醋、加上丸子,喝起来很酸爽。还有鱼和鸡,往往是炸好,用来蒸碗,炸过之后用八角和大料去蒸,吃的时候也是极其美味。

蒸一天、煮一天、炸一天,基本上整个正月要吃的就提前做好了素材,吃的时候只需加单加工,每天都是丰盛的享受,河南的冬天,老家没有过冰箱,全靠天然的冷储存,有时候做的多了,正月后半段天气有点热的话,还是有变质的风险的,不过我一般不会把它们留到最后。

谈到从前,首先想到的是各种吃,也许是发自骨子里的饥饿吧,看到一个生理学的文献研究,荷兰在二战期间的大饥荒带来严重的后遗症,二代居民中出现健康问题和饮食问题均是来自于胜利遗传信息记忆。父亲出生在55年,童年正式河南饥荒最严重的时期,也听说父亲当年的饥饿往事,虽然我自小家庭条件还尚可,从未挨过饿,不过上大学之前一直120斤以下的体重,后来逐渐一发不可收拾,不过从美味的角度,好像所有吃过的美味都在大学以前的春节记忆中。

大年三十中午,是要在十二点前吃饺子,放鞭炮的,也许真的是童年的影响太大,在饺子中,还是吃爸爸妈妈调的饺子馅最香,这一点一直到现在依然没有任何改变。三十那天一天基本上都在包饺子,上午包中午吃的饺子,下午包第二天凌晨的饺子,按照习俗,第二天凌晨的饺子要吃素馅的,说是家里养的猪牛羊也要健健康康,晚上开始是没年夜饭的,差不多初中开始,爸爸会弄上几个菜,一家坐在一起吃个团圆饭,只有2006年刚来深圳的那个春节没有和爸妈一起过,这个习惯到现在一直没变。

家里开始有电视是在1988年,那时候农村的电还非常不稳定,春节晚会一般是必看的节目,有一年据说没有给变电站送礼,变电站就在30晚上频繁的停电,看二十分钟停十分钟,现在想起来还想问候那个管电的他老母。

老家的鞭炮十分普遍,一过了腊月二十三,鞭炮声就开始此起彼伏,到了30那天晚上,可以说基本就不停歇了,90年代末,每家开始都有点钱了,鞭炮往往都是5000或一万响起步,夹杂着小胳膊粗的憾天雷,真的叫震耳欲聋,三十夜里的关门炮、初一的开门炮,我能放的时候,爸爸把差事全交给我了。我不算最喜欢放炮的,但也确实放了不少。小朋友们成群结队去每家每户捡没响的炮,剥开把火药凑在一起滋花,或者放在自行车链和钢丝自制的手枪中,作为枪药。

那时候最常玩的就是打缩,一根长棍敲打地上一根两头尖的短棍,然后快速的击打出去,然后扔回来,分成两队,高潮时在西边的田野中能跑出去不止五里地,很是疯狂,这个运动有点棒球的影子,显然也有很大差距,真的是很田野的运动。当然其他的就是拍四角,是用书和报纸叠起来的四角,和城市里拍洋画和卡片类似,再就是洋火枪,就是捡炮使用火药的自制手枪。

农村小剧团看下,偶尔的马戏,简陋的庙会也有,其实对我而来印象就不那么深刻了,初二开始的走亲戚,我的姑姑、姨、舅挺不少,每天一到两家,加上礼尚往来的拜访,也差不多就到正月十五年后了。能喝酒的时候就开始每天晕着过,非常放松身心的日子,说实话,已经十几年没有过过了,想起来还充满怀念。

吃、玩、往来,放松自己,何时开始怀念过去,已经是不识少年愁滋味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