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五福背后的心理学应用对未来营销模式影响

支付宝今年比较早的启动了集五福的行动,没记错的话今年是第三个年头,第一年敬业福的难以寻觅,实在是群情激愤,不过集到的还是有个意外收获的惊喜,相对于四年前春节被微信红包压抑的趴在地上的时光,总算喘了一口气。

这也是支付宝作为支付工具粘性不足缺少社交属性的天然缺陷,几次三番的突破无疾而终,马云的头发当时看起来都有点变得稀疏,即使推动了全员KPI,依然无法撼动微信哪怕一点的江湖地位,微信红包的爆点自然实现了账户的捆绑和支付,虽然在电商领域一蹶不振但在支付层面上确实炒了支付宝的老巢,然后就是轰轰烈烈的地面推广大战和生态圈的收购与控股之争。

第二年的集五福,支付宝降低了一定难度,参与的人群更加广泛,不过收益率也是直线下降,可以理解僧太多粥必然少。第三年,支付宝继续创新,玩出新的花样,除了ar扫福,开始了蚂蚁森林浇水得福,答题竞赛获省得福的模式,同时,花唄的花花卡和粘福卡,进一步把花样扩大化。

微信简单的红包的爆点关注的是最原始的需求,把生活场景的线上化。支付宝开始的场景其实是非常拧巴的,以游戏闯关的任务模式,通过意外之财赌博心理的运气刺激做为出发点,由于自掏成本的限制因素,难度过高,毁誉参半。而复杂设计的优势在于过程培育,坚持有时可以带来持久优势,难度成功之后带来更多的愉悦感,会不自觉的进一步尝试,也是俗话说的猪记吃不记打,利用的是人性的弱点。

扫福是传统的延续,结合了喜庆的节日场景,也算对文化的宣扬与传播,蚂蚁森林一是增加了用户在app时间上的粘性,又具有环保的正能量要素,补偿人类在破坏环境罪恶感背后的虚荣心,而游戏式的排位赛答题,融合支付金融安全意识的正能量教育同时满足成功与获胜的游戏满足感,而粘福卡的恶作剧效应,释放成人心目中的好玩天性,同样会吸引更多的人群参与。因此,今年集五福可谓多角度,多场景满足人类各种品性人群的人性需求。

而花花卡的用心更是险恶,利用乐透大奖的吸引力无形的促进花唄的交易量,每一个梦想获得花花卡的人潜意识会以收益最大化的目标提升自己的消费规模,花唄的整体交易金额的提升不容小觑,是对该业务最大的促进。

支付宝的规模和体量已经决定每个营销事件背后的心理学理论验证与科学的决策机制,中国的营销逐步会脱离江湖式的广告,和所谓的点子模式,这一切背后依据的是心理学科研成果与信息技术带来的大数据统计分析验证。

互联网企业对各行业的入侵不仅是传统商业和线下模式,以人为本的咨询行业同样会面临挑战,不思进取的广告业和营销咨询,被颠覆也只是时间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