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第三卷第三章,重点关注大跃进农村问题形成的背景,根源。不得不说,毛对问题的敏锐观察力还是有独到之处的,最先意识到对实际问题调查的重要性,和公社制农村问题的核心在于平均主义的泛滥。这其实是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政策执行出现重大的偏差,好心办坏事。二是为什么讲真话,说事实变得如此困难。

干部的能力素质是否可以支撑是个问题,而民众的意识和人的本性是否支撑基于意识形态的理想国。共产主义的乌托邦在缺少经济基础的背景下,违背人性的规律,制定想当然的理想国政策,并予以实施,本质上而言,是十分幼稚的。

而关于百花齐放,反右派、五类分子的定义以及彭德怀在庐山会议后被排挤出决策圈之外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受牵连的一批说真话的干部,在出尔反尔、钓鱼执法、秋后算账的文化氛围中风声鹤唳,可以理解,在思想的钳制层面的历史经验决定了解真相和说真话何其困难,也决定了中央看不到、听不到真实的声音。

不过毛的调查研究的观点得到了切实的贯彻和执行,尤其是少奇在湖南长达50天的实际考察和调研,以及中央领导干部深入故乡的深刻调查,对公社制度的食堂带来的危害,有了深刻的理解和清醒的认识,对所有制的调整更符合实际情况,说明中央首先出发点还是寄希望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对发现的问题愿意及时的纠正和调整,还是有事实求是的成分在。当然,对于基层情况的无知和专业知识薄弱造成的决策失误也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源自元中国古代权谋传承的组织文化的信任体系受到破坏,毛在广州会议时在现有组织架构之外,另组调研和写作班子,制定中央政策,虽然有对现任领导集体效率和效果不满的成分,但未尝没有担心权利旁落的风险,这确实与中国帝王权谋之术密不可分,延伸下去东厂西厂锦衣卫是一种必然。当然,从个人角度权利掌控而言是一种成功,对国家却是灾难。

国家治理层面如何实现个人权利的制约,避免组织层面的文化陷阱,中国近当代史有不少负面案例,是个值得研究的大课题,从这个角度看历史蛮有意思。

前两天微信朋友圈看到费正清中心的前主任马若德离世的消息,才了解到这位著名的专治中国当代史的汉学家,是香港历史学家丁学良教授的老师,参与编辑了《剑桥中国史》的编辑,对中国六七十年代的那场革命研究颇深。89年,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他代表作的前两卷,可惜那场风波之后,国内的言论环境管制日益加深,第三卷基本上与内地读者无缘。

2012年马若德自己购回了已经完成翻译的版权交给香港世纪出版社出版,世纪出版社补足了前两卷的删节版本,形成了完整版。了解到相关背景,对1977年出生的我而言,对那段历史发生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勾起兴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到电子版来看。

先从国内没出版的第三卷看起,第一章的内容是关于59-61自然灾害的官方人口统计关于死亡率的数据,真可谓触目惊心,而归结于自然灾害的事实源自于大跃进的严重后遗症,超越经济实际的工业化与城市化,以及公社制度下农业生产的大倒退,粮食、植物油类经济作物的生产率的统计数据,一升一降,事实昭然若揭。

缺少专业经济干部以及计划经济执行过程中无知加上政治挂帅的盲目自信与无知,导致了这场中国近代史上的人为灾难,时至今日这段历史已经讳莫若深,这和中国历史传承中的愚民政策别无二致,当然不仅是中国,涉及到政治命题,乌合之众是人类的必然,有些人总会去探索真相,有些人你告诉他真相他也未必相信。

当时的国人大多不知道真相是什么,当局的各层级官员也未必可以理清真相,认知的局限性决定了历史的无奈,我们也不能用当下的认知去追溯历史,人类的苦难都是无奈的历程,何时可以正视历史,面对现实,确实是个难解的谜题,也许有足够多的人可以清晰判断,清醒思考,才可能吧,不过目前来看为时尚早。

本文不谈论对错与政治,只关心马若德的治史方法,采用严谨的可信数据,以及官方和学术研究史料,给出严谨的推论与论证,看似不难,关键是要有清晰的认知与思维,最起码不能为了政治倾向的结果而编造数据,臆造事实。如果我们掌握了相应的方法,利用官方的数据同样也可以得出相应的结论,不被意识形态,政治信仰而左右,那么真相抽丝剥茧也未必困难。

才读到第三章,还未对论述的关键事件的分析做更多了解和判断,仅三章就受教颇多,真乃大家。

关于文明的本源,最近听《物演通论》作者王东岳的混沌大学课程,论述文明的起源、演变,兴盛衰落背后的生物学、地理学的含义,不是人类自己主观的选择,而是环境制约自然发展演进而成,王东岳先生作为独立学者,不在体制内也不在学术圈,基于自己医学硕士哲科思维的基础训练,以及大量学术阅读,思考,形成的自己的观点,数十年如一日的训练、补充,自成一家,学术上有一定的严谨性,当然,在学术体系下能否得到主流学术体系的认可,囿于学术圈的传统,在未能进一步验证和认可之前,未必可行。

只所以提到东岳先生的文明观,主要是其中关于东方文明即中华文明对人类原始文明的继承,形象思维在自然条件优越的农耕文明背景下,形成的技艺工匠高超,但信奉眼见为实的文化,伦理文化为中心的农耕文明丧失了追根本源不停追问创新精神的现代哲科体系的机会,是中国在近1000年人类文明的贡献中几乎缺席的关键原因。

本书是历史计量学的方法解析人类文明的尝试,希望能对人类文明产生的本源进行分析,一定程度上可以对东岳先生的理论进行论据上的验证。作者并不是历史专业出身,是企业研究所(EAI)的教授,不过基于统计的建模分析是做商业研究和经济学研究教授所擅长的,跨行的研究,倒也别出心裁。

方法上,首先是对人类文明的领域,按照文学、艺术、音乐、科学、哲学进行划分,科学又从物理、数学、化学、生物学、天文学进行了分门别类的划分,针对具体领域,选择专业史学家对该领域贡献排名的名人史和事件史,根据名单,排名,介绍的篇幅,关键作品的图例作为评估依据纳入计算,每个领域专业史选择公认的前三位的书籍作为统计标准,力求公允无遗漏。

为了避免对欧洲中心论和欧美现代科学领域贡献的比例误读,对中国、印度、日本引用了地域专业的评价机制,缺少体系化的发展和系统优化传承,中国在科学技术领域的灵光乍现和昙花一现也让作者偶有慨叹。同时,为了避免对种族、肤色、性别的误读,作者也进一步检验了结论是否存在偏颇。作者大概三分之一的篇幅介绍方法论、数据源和避免数据采样的偏颇。

关键的结论其实是在感情上让我们挺受伤的,人类文明的92%的贡献,是以欧洲为中心的,欧美白人占了最大多数,其中从种族的角度分析,贡献最大的是犹太人,标准、数据、事实,只是文本分析的结果,不存在感情因素。

至于背后的理论分析,缺少深厚的专业领域的理论基础,能够提出的振聋发聩的创新理论勉为其难,作者给出的猜测,难以从理论层面进行深入论证,只能是比较浅显的猜想。首先是财富对文明爆发的影响,财富是基础条件,但暴富却未必是好事,例如荷兰商业高度发达对文明贡献的抑制作用。战争和动乱对文明的爆发具有正面的促进作用,例如中国宋代,以及欧洲的英法百年战争以及两次世界大战。个人主义和自由精神是对文明爆发式增长的关键因素,欧洲在文艺复兴前受制于宗教的制约,自古希腊文明陷入黑暗近千年时间受制于宗教的制约,而阿拉伯文明对希腊文明的传承发扬灿烂一时,在近代欧洲在基督教天主教层面的自由以及伊斯兰教的一统,制造成欧洲1400年后的科技文明高速发展,而阿拉伯文明的落幕,中国文明在儒教、佛教、伦理等集体主义,层级观念,对个人限制和制约,是中国很少现代文明贡献的根源。

另外一个论点,是关于科技重大发现的停滞,基础学科框架的完善,导致部分学科重大发现机遇的下降,而新媒体的快速文化消费模式,影视、综艺,很难出现传承千古的艺术精品,这一点,和东岳先生的递弱代偿理念有所偏差,是否杞人忧天,有待后续验证。

文明是个宏观的问题,按照东岳先生的说法是一个无实用的学问,但对于求知、思索,求真,具有个人的价值,尤其是计量历史学的方法,求解的过程、严谨,理论的设论与验证,跨行业提升研究能力的宏观视野,值得阅读。

日更确实是个挑战,不是写的过程而是要写的内容,脑子里闪现过春节这个主题的时候,其实是不是犹豫到大年三十还是初一来写。不过一旦一个主题闯进印象,那弥漫的情绪和点滴回忆如潮涌来,欲罢不能,那就先把今天的任务完成,三十和初一写什么,等当时的灵光乍现吧。

遗憾的事,能想起来的关于过年的记忆往往是童年往事和青春印记,由于来深圳后近10年没有再回老家,关于春节的记忆就略显平淡无奇,也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很羡慕那些依然可已装满欢乐和童真,回老家畅快过年的人们,我却始终过于平静的游离于那种充斥感情的情景之外,确实有些悲哀。

非常怀念童年的那段时光,蒸馍,白面馒头和自酿豆沙馅馒头,往往要蒸上一天,一大早开始糊豆馅,红豆、红薯在一起,在大锅里煮,我往往是烧锅的那个,寒冬腊月窝在厨房里望着锅底噼里啪啦的火光,挖上半碗糊好的豆馅美滋滋的。一般和面和团馍的时候,姑姑、婶子、大娘们时有帮忙,每家商量好的,今天你家明天我家,边家长里短的闲聊,边蒸馍,欢乐融融的气氛想着都那么的温暖。

煮肉是我最爱的日子,我的任务依然是烧锅,看着烟雾缭绕的大块肉在国内翻腾,散溢出来的肉香,忍不住会直吞口水,那些年,老爸会经常买小半个猪腿回来,瘦肉用来包饺子炸酥肉,五花肉煮好要做腐乳卤肉,说实话,这么多年,这么多的煮肉做法,最好吃的和最想念的依然是老爸的腐乳卤肉。骨头上剩的肉是煮肉那天可以大快朵颐的,那美味想起来现在依然会流口水。肉汤在河南零下的天气中会呈现皮冻的状态,凉调起来吃,很有快感。

炸这道工序,差不多也要一天,炸丸子、酥肉、馍丸、普通的丸子会有萝卜,馍丸需要把馒头泡粉和粉条一起加工,酥肉是肉丝在面里混合后炸出来,在白菜粉条烩菜的时候,我最喜欢吃的首当其冲是酥肉,其次是馍丸,丸子最好是和丸子汤,香菜、醋、加上丸子,喝起来很酸爽。还有鱼和鸡,往往是炸好,用来蒸碗,炸过之后用八角和大料去蒸,吃的时候也是极其美味。

蒸一天、煮一天、炸一天,基本上整个正月要吃的就提前做好了素材,吃的时候只需加单加工,每天都是丰盛的享受,河南的冬天,老家没有过冰箱,全靠天然的冷储存,有时候做的多了,正月后半段天气有点热的话,还是有变质的风险的,不过我一般不会把它们留到最后。

谈到从前,首先想到的是各种吃,也许是发自骨子里的饥饿吧,看到一个生理学的文献研究,荷兰在二战期间的大饥荒带来严重的后遗症,二代居民中出现健康问题和饮食问题均是来自于胜利遗传信息记忆。父亲出生在55年,童年正式河南饥荒最严重的时期,也听说父亲当年的饥饿往事,虽然我自小家庭条件还尚可,从未挨过饿,不过上大学之前一直120斤以下的体重,后来逐渐一发不可收拾,不过从美味的角度,好像所有吃过的美味都在大学以前的春节记忆中。

大年三十中午,是要在十二点前吃饺子,放鞭炮的,也许真的是童年的影响太大,在饺子中,还是吃爸爸妈妈调的饺子馅最香,这一点一直到现在依然没有任何改变。三十那天一天基本上都在包饺子,上午包中午吃的饺子,下午包第二天凌晨的饺子,按照习俗,第二天凌晨的饺子要吃素馅的,说是家里养的猪牛羊也要健健康康,晚上开始是没年夜饭的,差不多初中开始,爸爸会弄上几个菜,一家坐在一起吃个团圆饭,只有2006年刚来深圳的那个春节没有和爸妈一起过,这个习惯到现在一直没变。

家里开始有电视是在1988年,那时候农村的电还非常不稳定,春节晚会一般是必看的节目,有一年据说没有给变电站送礼,变电站就在30晚上频繁的停电,看二十分钟停十分钟,现在想起来还想问候那个管电的他老母。

老家的鞭炮十分普遍,一过了腊月二十三,鞭炮声就开始此起彼伏,到了30那天晚上,可以说基本就不停歇了,90年代末,每家开始都有点钱了,鞭炮往往都是5000或一万响起步,夹杂着小胳膊粗的憾天雷,真的叫震耳欲聋,三十夜里的关门炮、初一的开门炮,我能放的时候,爸爸把差事全交给我了。我不算最喜欢放炮的,但也确实放了不少。小朋友们成群结队去每家每户捡没响的炮,剥开把火药凑在一起滋花,或者放在自行车链和钢丝自制的手枪中,作为枪药。

那时候最常玩的就是打缩,一根长棍敲打地上一根两头尖的短棍,然后快速的击打出去,然后扔回来,分成两队,高潮时在西边的田野中能跑出去不止五里地,很是疯狂,这个运动有点棒球的影子,显然也有很大差距,真的是很田野的运动。当然其他的就是拍四角,是用书和报纸叠起来的四角,和城市里拍洋画和卡片类似,再就是洋火枪,就是捡炮使用火药的自制手枪。

农村小剧团看下,偶尔的马戏,简陋的庙会也有,其实对我而来印象就不那么深刻了,初二开始的走亲戚,我的姑姑、姨、舅挺不少,每天一到两家,加上礼尚往来的拜访,也差不多就到正月十五年后了。能喝酒的时候就开始每天晕着过,非常放松身心的日子,说实话,已经十几年没有过过了,想起来还充满怀念。

吃、玩、往来,放松自己,何时开始怀念过去,已经是不识少年愁滋味了。

听王东岳先生的课程,提到西方哲科体系下狭义哲学的起源于纯逻辑游戏,提倡眼见为虚,追问本源,是西方思维训练模式下科学体系求索创新的根源,拼音文字的语法结构决定思维逻辑的缜密性,中国唯一长存象形文字以字表意,白话文之前的字型为意,文以画存,典型的形象思维造就了工匠技艺之文化与思维,这可能是中国近千来对人类无重大知识贡献的原因。

对于哲学,皮毛尚未涉猎,不敢妄自置喙,只因不经意间道听途说,一些八卦琐事充斥媒体,偶有所感,作下思考训练,自娱自乐。

事实是什么,有很多种概念,我的理解是最小颗粒度的现象,事是一个动作导致的事情,实,是实际发生而不是虚构和演绎。真相呢,真正的表相,就是一系列事件形成的结果真正看起来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因此,事实是可证的客观,真相是主观的判断。理论,有道理的论述,道理是同行大概率认同,因此,必然不是别出心裁的全然创新,道理几本建立在前人知识基础之上,论述,要通过实例论证描述验证的结果,当然,重大理论突破往往在于论述原有理论重大缺陷之后的改进。

观点是观察之后的论点,即缺少理论的道理也缺少实例论证描述的论述,约束条件少更显主观,属于价值观基础上的情绪表达。

自己做了自得其乐的概念定义和论述,虽然是哲科思维的逻辑,但用来分析所见所未,依然相当有趣,尤其是代入新闻八卦,也可形成自己价值观体系下的观点。闲举几例,娱人娱己。

吴秀波的八卦事实是什么,婚内出轨同居是事实,高额分手费是事实,报警和抓人是事实。至于吴秀波等当事人的人品评论,则是各自代入自己价值观体系的表达,夹杂情绪的煽动,已达各自目的,不做评价。

至于近两天,曲婉婷的母亲贪腐是事实,曲婉婷唱歌好听是事实,曲婉婷表达对母亲的思念是事实。至于真相,支撑的事实不足够还原,至于评论,作为价值观坐标系的代入观点,无可厚非。

在社会新闻中,很难脱离价值观坐标系的前提下给出观点,尤其是真相无可考究的情况下,同样缺少道理和论述也很难上升到理论体系。所以,七嘴八舌,打乱仗在所难免。

而基于情绪煽动的暴力观点做价值观绑架,其实是值得商榷的,翻转和打脸时有发生,往往是基于有限事实给出的虚幻真相,在新增事实面前坍塌。而暴力观点造成的既定伤害却无法补偿,同时遗憾的是也缺少暴力观点引发伤害的追偿和追责机制,也是暴力观点大行其事的社会环境使然。

尤其可恶的是,并不信奉价值观的写手,利用读者价值观的体系,作出情绪化暴力观点的输出以及煽动,误导相应价值观体系的人群作出被操纵的行为。例如咪蒙团队,不要以为这是小事,恐怖主义的洗脑就是从这个路径开始的。

支付宝今年比较早的启动了集五福的行动,没记错的话今年是第三个年头,第一年敬业福的难以寻觅,实在是群情激愤,不过集到的还是有个意外收获的惊喜,相对于四年前春节被微信红包压抑的趴在地上的时光,总算喘了一口气。

这也是支付宝作为支付工具粘性不足缺少社交属性的天然缺陷,几次三番的突破无疾而终,马云的头发当时看起来都有点变得稀疏,即使推动了全员KPI,依然无法撼动微信哪怕一点的江湖地位,微信红包的爆点自然实现了账户的捆绑和支付,虽然在电商领域一蹶不振但在支付层面上确实炒了支付宝的老巢,然后就是轰轰烈烈的地面推广大战和生态圈的收购与控股之争。

第二年的集五福,支付宝降低了一定难度,参与的人群更加广泛,不过收益率也是直线下降,可以理解僧太多粥必然少。第三年,支付宝继续创新,玩出新的花样,除了ar扫福,开始了蚂蚁森林浇水得福,答题竞赛获省得福的模式,同时,花唄的花花卡和粘福卡,进一步把花样扩大化。

微信简单的红包的爆点关注的是最原始的需求,把生活场景的线上化。支付宝开始的场景其实是非常拧巴的,以游戏闯关的任务模式,通过意外之财赌博心理的运气刺激做为出发点,由于自掏成本的限制因素,难度过高,毁誉参半。而复杂设计的优势在于过程培育,坚持有时可以带来持久优势,难度成功之后带来更多的愉悦感,会不自觉的进一步尝试,也是俗话说的猪记吃不记打,利用的是人性的弱点。

扫福是传统的延续,结合了喜庆的节日场景,也算对文化的宣扬与传播,蚂蚁森林一是增加了用户在app时间上的粘性,又具有环保的正能量要素,补偿人类在破坏环境罪恶感背后的虚荣心,而游戏式的排位赛答题,融合支付金融安全意识的正能量教育同时满足成功与获胜的游戏满足感,而粘福卡的恶作剧效应,释放成人心目中的好玩天性,同样会吸引更多的人群参与。因此,今年集五福可谓多角度,多场景满足人类各种品性人群的人性需求。

而花花卡的用心更是险恶,利用乐透大奖的吸引力无形的促进花唄的交易量,每一个梦想获得花花卡的人潜意识会以收益最大化的目标提升自己的消费规模,花唄的整体交易金额的提升不容小觑,是对该业务最大的促进。

支付宝的规模和体量已经决定每个营销事件背后的心理学理论验证与科学的决策机制,中国的营销逐步会脱离江湖式的广告,和所谓的点子模式,这一切背后依据的是心理学科研成果与信息技术带来的大数据统计分析验证。

互联网企业对各行业的入侵不仅是传统商业和线下模式,以人为本的咨询行业同样会面临挑战,不思进取的广告业和营销咨询,被颠覆也只是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