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保存、分享—知识传播路径的易逝性

宏大的命题如果从客观谈起也许是一本厚达千页的学术专著,因此,从微观个人经历来谈,见微知著,虽然有悖于统计规律的严格论证逻辑,但恰在阐述一家观点,也是学术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的必经之路,并无任何贬低之处,纯属凑字数之卖弄。

个人的写作在非数字土著的早年,依赖的是纸笔,传播则极其可怜,主要是自我欣赏,偶然的传播不过是个位数,屈指可数。印成文字的部分,阅读的数量也无法统计,传播的有效性其实难以衡量,在保存的维度而言,则是尚佳,早至初中的信笺,偶尔的诗歌小说创作,在泛黄的笔记本中如果未散佚,则依然残存,30年不是问题。

转化为数字写作早在2002年左右,博客兴起,在blogcn开始了大概3年左右的写作,大概200多篇小品,遗憾的是blogcn的停服,不得不中断,另觅去处,163、新浪、博客大巴、百度,国内的服务商可信度始终存疑,更了几篇,在导出数据时也得到验证,迁移几乎不可能,只能是弃用。blogger、wordpress国外的服务商平台的广告、免费版本功能限制,被国家防火墙拒之门外,也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停服、受限、被拒,找一个可以安静写作的平台何其难也。

唯一一个尚未停服,仍在坚守,比较专业的平台是豆瓣,读书、观影记录尽存于此,有所沉淀亦有收获,以书会友,不亦乐乎。

微信崛起之后,公众号是一个值得使用的写作、分享平台,至于存储,尚待观察,但仅在电脑端写作的模式对于碎片化写作习惯的我,其实仍是一个切换障碍,而偶尔看到的简书则相对理想了不少,手机端的即兴碎片化写作模式,个人化的写作存储平台,社区化的运营和分享,营造了传播与分享的路径,虽然自我欣赏也行,但被人欣赏亦是美事,毕竟写作的终极目的在于传播。

绕不过去的是内容审查,内容审查的是非曲直暂且不论,尺度的掌握和控制则有相当大的弹性,而在连更8天的日更厚,简书的一个编辑锁定让我大失所望,所谓的规则可能只是因为未经授权的引用,而这个引用仅是对评论原文的链接。可笑的事,申诉竟然仅支持邮件方式,店大欺客到如此程度,仰或无知的小编辑主观权利如斯,平台的公正性可想而知,当然,这也是第三方公共平台莫不如是,上帝视角的决策与抉择,毫不在意创作者的感受。当年一篇豆瓣之争的谩骂今天依然存在,豆瓣编辑同样是肆无忌惮的权利践踏。

话说回来,杂志变身的审核规则更加严格,同行评审的严苛和随意,有时只能求助于运气,这也许是公共传播中写作者不得不付出的代价。每当此时,便想起了自己在自建平台上的努力。大概12年左右,开通了pansin.net域名,在香港托管的主机上开始wordpress的写作平台构建,主要在电脑端管理,疏于坚持,其实未做更多的搭理,写作就少更惶谈运营,而无运营,无社区则无流量,荒芜是其必然。

在18年,弃用香港托管主机,潜心构建自己的vps平台,也算再次落脚,这次,希望能有个持久的坚持,简书的日更是否坚守有所犹豫,也许会继续,只是这里的主阵地应该不会动摇和放弃,关键还在于写作对自己的价值,分享对以文会友之人的价值,没有价值的写作与分享,是对个人精力与公共资源的浪费,幸好,平台是自己掏钱建的,不以为意。如果是浪费了读者的时间,只好说声抱歉。

显而易见,电子时代的文字保存时间大幅下降,也符合东岳先生递弱代偿的理论,写作的越容易,留存的时间越短,甲骨金石契形文字流传最久,纸笔则易散佚,至电子则进一步耗散,能坚持10年的平台已属不易。

写作的便利也带来价值的耗散,中文单字表意的连环画视像思维在新文化运动中的白话文革命中,字更多,意更少,效率降低,而互联网模式下的文章创作简单,质量则大多降低到垃圾的水平,当然,本文也是。而淹没在垃圾中的精品则很难呈现,文字更多,分享和传播则更不易,简单和有效,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也许将来会演进新的写作、存储、分享的有效模式,解决写作的简易性、价值性问题,解决存储的时间问题,解决分享和传播的有效性问题,在写作者和读者之间建立一种平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