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大的命题如果从客观谈起也许是一本厚达千页的学术专著,因此,从微观个人经历来谈,见微知著,虽然有悖于统计规律的严格论证逻辑,但恰在阐述一家观点,也是学术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的必经之路,并无任何贬低之处,纯属凑字数之卖弄。

个人的写作在非数字土著的早年,依赖的是纸笔,传播则极其可怜,主要是自我欣赏,偶然的传播不过是个位数,屈指可数。印成文字的部分,阅读的数量也无法统计,传播的有效性其实难以衡量,在保存的维度而言,则是尚佳,早至初中的信笺,偶尔的诗歌小说创作,在泛黄的笔记本中如果未散佚,则依然残存,30年不是问题。

转化为数字写作早在2002年左右,博客兴起,在blogcn开始了大概3年左右的写作,大概200多篇小品,遗憾的是blogcn的停服,不得不中断,另觅去处,163、新浪、博客大巴、百度,国内的服务商可信度始终存疑,更了几篇,在导出数据时也得到验证,迁移几乎不可能,只能是弃用。blogger、wordpress国外的服务商平台的广告、免费版本功能限制,被国家防火墙拒之门外,也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停服、受限、被拒,找一个可以安静写作的平台何其难也。

唯一一个尚未停服,仍在坚守,比较专业的平台是豆瓣,读书、观影记录尽存于此,有所沉淀亦有收获,以书会友,不亦乐乎。

微信崛起之后,公众号是一个值得使用的写作、分享平台,至于存储,尚待观察,但仅在电脑端写作的模式对于碎片化写作习惯的我,其实仍是一个切换障碍,而偶尔看到的简书则相对理想了不少,手机端的即兴碎片化写作模式,个人化的写作存储平台,社区化的运营和分享,营造了传播与分享的路径,虽然自我欣赏也行,但被人欣赏亦是美事,毕竟写作的终极目的在于传播。

绕不过去的是内容审查,内容审查的是非曲直暂且不论,尺度的掌握和控制则有相当大的弹性,而在连更8天的日更厚,简书的一个编辑锁定让我大失所望,所谓的规则可能只是因为未经授权的引用,而这个引用仅是对评论原文的链接。可笑的事,申诉竟然仅支持邮件方式,店大欺客到如此程度,仰或无知的小编辑主观权利如斯,平台的公正性可想而知,当然,这也是第三方公共平台莫不如是,上帝视角的决策与抉择,毫不在意创作者的感受。当年一篇豆瓣之争的谩骂今天依然存在,豆瓣编辑同样是肆无忌惮的权利践踏。

话说回来,杂志变身的审核规则更加严格,同行评审的严苛和随意,有时只能求助于运气,这也许是公共传播中写作者不得不付出的代价。每当此时,便想起了自己在自建平台上的努力。大概12年左右,开通了pansin.net域名,在香港托管的主机上开始wordpress的写作平台构建,主要在电脑端管理,疏于坚持,其实未做更多的搭理,写作就少更惶谈运营,而无运营,无社区则无流量,荒芜是其必然。

在18年,弃用香港托管主机,潜心构建自己的vps平台,也算再次落脚,这次,希望能有个持久的坚持,简书的日更是否坚守有所犹豫,也许会继续,只是这里的主阵地应该不会动摇和放弃,关键还在于写作对自己的价值,分享对以文会友之人的价值,没有价值的写作与分享,是对个人精力与公共资源的浪费,幸好,平台是自己掏钱建的,不以为意。如果是浪费了读者的时间,只好说声抱歉。

显而易见,电子时代的文字保存时间大幅下降,也符合东岳先生递弱代偿的理论,写作的越容易,留存的时间越短,甲骨金石契形文字流传最久,纸笔则易散佚,至电子则进一步耗散,能坚持10年的平台已属不易。

写作的便利也带来价值的耗散,中文单字表意的连环画视像思维在新文化运动中的白话文革命中,字更多,意更少,效率降低,而互联网模式下的文章创作简单,质量则大多降低到垃圾的水平,当然,本文也是。而淹没在垃圾中的精品则很难呈现,文字更多,分享和传播则更不易,简单和有效,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也许将来会演进新的写作、存储、分享的有效模式,解决写作的简易性、价值性问题,解决存储的时间问题,解决分享和传播的有效性问题,在写作者和读者之间建立一种平衡。

发到简书被锁定,计划弃用简书。

一大早在朋友圈看到刷屏的10万浏览大作《寒门状元之死》,谈到了贫寒小镇青年努力拼搏中对底线的坚守,以及作为同学在灯红酒绿的浮躁社会中逐渐迷失自我,在反思中笃定要用力活过一次的坚守,而决定资助同学妹妹的结尾添加了一丝暖色。

还是有很多感慨与体悟的,比如高一摸底考试的情节中出发点不同带来的视野局限,比如不识adidas的品牌,比如不喝的牛奶带回给妹妹,贫穷限制了想象力,也带来了勤俭的行为,想必出身农村或小镇的都深有体会,虽然谈不上贫穷,但那种细微的感觉绝对可以体悟。

理想,这个词谈起来可能有些奢侈,无论年轻时如何豪言壮语,面对人生的苟且,只能躬身前行,宁折不弯的骨气在生活面前虽不能说一文不值,但格格不入的疏离除了换回情商不高的评价外,几无用处。所以,推杯换盏,逢场作戏,每个人虽心知肚明依然乐此不彼,这其实与理想也未必冲突,知如阳春白雪行如下里巴人,实则是红尘修炼的必然。但在作者收敛感情的平铺直叙中,读者的感情往往会被带动,而后带入,沉浸其中难以自拔,仿佛自己就是那个有所坚守,不被理解,充满委屈的寒门状元。

感情之疏远不是因为愤恨、误解、冲突、割裂,只是因为空间的远离和时间的久远,不要以为在一起时的时间可以肆无忌惮的挥霍,想一想,有多少一路走来的朋友,慢慢的疏离直至走出我们的视线,而读完此文,你一定可以回忆起曾经埋藏的记忆,曾经那个让你印象深刻的人的往事浮上心头,回忆之后一片索然的失落而难以忘怀,难免感慨,这也是这篇文章感动我们之所在。

有些良好的品性,我们希望拥有,而拥有这些操守和坚持我们却要付出代价,从人性的角度,放弃那原则而获取唾手可得利益,在苟延残喘愤而不平之时,显然不是那么难以抉择,而整个社会都是如此的时候,显然会减少内心煎熬的负罪感,可惜的是我们内心深处仍然是希望具有那些优良的品性,从人性之恶的角度而言,也许对拥有那些品行的人,有些人反而嫉妒甚至期望他的碰壁与失败,当然也会有羡慕,甚至反思自己和赞扬,作者站在后者的角度,依然是紧紧的抓住读者的心理。

身份的认同、情感的认同、品性的羡慕与嫉妒,把抓住读者要素准备好,这篇文章火起来是一种必然。

然而很快的反转让我觉得措手不及,考据党首先从时间线、素材照片、网剧播出时间、学校、人物的可能性等一系列因素,推导出不合理的要素,质疑消费概念的伪造,继而曝出作者是迷蒙月薪5万的实习生,以及打造公众号的百万身价90后ceo,文章的捏造可能性极高,也有单纯从作者的态度,作者的价值观的角度给出不讨喜的观感继而质疑文章的真实性,真是好戏连台的大反转。

如果质疑是真的,真是一篇以读者心里要素为出发点,构造吸引力框架,编造细节,以消费公众的虚构文的话,那么作者标榜的理想、底线与操守就显得极其可笑。影响的恶劣以及对公众媒体的公信力影响不可低估,当我们没有可以相信的底线媒体的时候,社会的信任危机日趋严重,实在是雪上加霜落井下石之势,那作者不仅是道歉可以了事,还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按造谣来说并不为过,当然,剧情出现再反转也不是不可能,这其实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悲哀,我们失去了判断是非曲直的渠道与能力。

https://mp.weixin.qq.com/s/Mz25A0eTy-VaAIvKfIv5ug

https://mp.weixin.qq.com/s/GRT-oLaiBW5fcXYMCsfcuw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0675395/answer/585225759?s_r=0&s_s_i=JgxI92ETTLWymQepEK3lEDtbNWletKr9Z4nLYlk4Ris%3D&utm_medium=social&utm_oi=34216330919936&utm_source=wechat_session&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