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里机长2009年执飞美国航空公司1549号航班纽约起飞不久后引擎遭群鸟撞击,双引擎失效的情况下,迫降哈德逊河的故事,故事并没有像个人英雄主义主旋律大片一样,通过宏大的场面,面对灾难的坚毅、果断、众志成城,讴歌一下萨利机长和34分钟完成救援的纽约民众。而是通过萨利机长事后的噩梦、怀疑、惆怅和面对冷静而群体客观判断的调查过程中的故事,通过回忆、思考重新梳理了事件发生过程的认知、判断和决策,萨利机长从犹豫、自我怀疑到坚信,调查委员会对情绪、感情、决策过程的机械认定到对人的思维和决策过程的认可,无一不充斥着对心理学感知、思维和智能、情绪的科学验证。

 

一、感知——关于直觉经验的有效性:在引擎数据正常的情况下,关于左侧引擎失常的直觉判断,决定水上迫降。

 

在飞鸟群撞击飞机后,首先是一侧引擎着火,萨里机长的处理是切换为手工驾驶,根据判断,确定两侧引擎同时失去动力,及时联系塔台,寻求起飞机场和备降机场备降的机会,距离机场7公里的距离,却因为障碍物的原因,失去机场降落的最佳时机,最后迫降哈德逊河。在调查组调查时,根据飞机数据显示左侧引擎是有效状态,这对萨里机长感知的有效性,是比较大的考验,如果一个引擎并未完全失去动力,那么后续的一些列决策,都需要面对质疑。在回忆事件的过程中,萨里机长也曾自我怀疑,自己是否是感知问题没有准确的判断,最后证明了萨利机长感知的正确性,是飞机数据的问题,但质疑过程还是给萨利机长带来巨大的压力。

 

二、思维和智能——关于决策的不确定性:在飞鸟撞击后是否立即返航决定的决策时间,35秒影响飞机跑道降落。

 

调查组请专业飞行员模拟飞鸟群撞击后的返航着陆过程问题,经过视频的推演来看,两个机场的实验都能实现飞机在跑道安全着落,模拟试验的说服力对调查委员会的参与者的引导作用明显,萨利机长的决策正确性受到挑战,如果多次专业人士模拟均能证明跑到降落的可行性,那么萨利机长是否在具有机场降落的机会下,选择冒险在哈德逊河降落,如果故事的结果是这样的,那么英雄将不再是英雄,而是把155人拖入一个风险极高的境地。这个情节可以说是整个电影的一个高潮,萨利机长的回答十分精彩,实验是在飞鸟撞击的情况下直接返航,忽略了人在面对未知情景时决策的思考时间,而这个通过感知思维和判断并决定行动的过程,是人区别于机器的关键要素,这也是人工智能和智能的本质区别,不是基于已有模式的判断,二是对未知情景预测的判断。当调查组采用了这个意见,给出35秒的反应时间后,两次重新实验的过程都证明了不可能正常降落到机场跑道,迫降到哈德逊河是唯一的正确决策和挽救155条生命的机会。根据飞机现场录音来看,萨利机长和副机长面对巨大的未知情况,毫无混乱,分析和选择了最佳方案,并成功实现了这次迫降。

 

三、情绪——关于压力下记忆的自我怀疑:在调查期间的自我怀疑和压力反应,从噩梦和焦虑到自我认知的解脱。

 

电影的开始,就是萨利机场在睡梦中惊醒,梦中的萨利机长驾驶飞机飞过纽约街头,撞上一栋大楼,起火爆炸。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调查组的调查正在进行,萨利机长仍沉浸在事故中,而决策的正确与否,萨利机长自己仍在纠结、迷惑,虽然在事件发生时,可以冷静面对,控制住情绪对职业操作的判断,但在事后,仍在潜意识中,影响到了萨利机长的生活,梦境只不过是对自我怀疑的映射。电影多次展现萨利机长在萧索的背景中慢跑,具有质感的画面隐约可以读懂萨利机长内心的彷徨,浓浓的情绪在无声中更显凝滞。情节的推动,时间的进展,也能看到情绪的变化,萨里机长有次面对着年轻时飞过的战斗机,回忆起年轻时的遇到的一次事故,从自我认知的改善,到思考过程的自我肯定,这个过程中情绪逐渐稳定,也走出了噩梦和焦虑,终于在调查会现场满怀信心的提出了人在未知事件中判断、抉择和行动的决定性意义。

 

四、群体意识——关于事后基于利益的评估制度对事实依据的确认:在赞扬和喧嚣声中冷静客观的基于事实解释的评估和确认,程序的公正与结果的正义。

 

电影中的调查组貌似承担反派的角色,在萨里机长面对欢呼时,依然冷静的通过数据、实验来验证场景下的决策正确的可能性,但从本质上来讲,这种机制也是避免群体意识把群体带入歧途,通过充当冷静者的角色依据数据、实验来验证各种可行性,避免造成群体无意识被煽动和利用。调查委员为通过事实、实验、并给出了一些预测的结论,面对萨利机长的合理解释,重新做实验,得出了截然不同的结论,解释了萨利机长的决策和选择的伟大,面对结果,通过调查委员会的思考、辩论,调查委员会毫不吝啬的给予了萨利机长高度评价。得出公共认可的共识,从而实现结果的正义和程序的公正。

 

《萨利机长》这部电影从另外一个角度解读当年的事件,给大家带来了与众不同的思考,在未知事件发生时,人的感知、判断更多的依赖于直觉,情绪的反应也会对决策带来不可预知的冲击,只有受过专业训练并且具备丰富处置经验的人士,才能依据判断冷静做出合理决策,排除情绪的负面干扰,落实最优方案。即使这样,事后,专业人士同样需要经理从自我怀疑到自我肯定的心理过程,从群体来看,需要对过程的冷静复盘,重演场景,为后续提供经验教训,实现程序的公正和结果的正义。情节妙处处处与心理学的不谋而合,实在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心理学相关电影。